楊紅是單獨,但正當她計劃二胎時,父親娶了一個35歲的後媽,從未生育過的後媽擔心年紀大了不好生,打算早生,但這樣會影響楊紅懷孕,因此兩人當街大吵(2月23日《揚子晚報》)。
  “和後媽搶指標”本來是一個笑話式的調侃,不料這麼快就在現實中找到了例子,並隨著政策的實施,類似的例子將會逐漸增多,甚至可能累加成較為普遍的現象。
  在這種情況下,假如生育政策是鐵板一塊,沒有半點彈性空間,則勢必讓兩代人陷入兩難的困境當中,最終要麼有一人失去生育的機會,要麼加大了高齡產婦生育的風險。無論是哪種現象,都不符合政策制訂的本意。因此,類似現象應納入二孩政策研討範圍,提前拿出一個符合規定、且能讓雙方都滿意的操作辦法。
  在筆者看來,較為理想的做法是,後媽和楊紅兩人都可以在對方沒有懷孕生育之前,就去辦理好準生證,她們倆都符合生育政策,因此,辦證不存在障礙。此後,生小孩的先後次序應屬醫學專業範疇,計生技術服務機構應該以母嬰安全和人口素質為出發點,對類似生育行為進行人性化安排。
  特殊情況並不會局限於“後媽搶生”方面,在現實的操作中,還會遇到許多難以取捨的問題。比如,對於一些複雜的再婚家庭,獨生子女的認定或許就成問題。而子女夭折一個後,出現事實上的“獨生子女”,在當前有些地方並沒有把他們當成獨生子女,他們是否能享受到包括二孩在內的獨生子女政策,也需要加以明確,等等。
  並且以上幾種情況只屬於管理層面的問題,在服務領域,也有許多政策有待明朗。比如對計劃生育家庭的獎勵措施,此前並沒有將單獨二孩納入獎勵範疇,如今單獨二孩也屬於計劃生育家庭了,對他們要不要給予獎勵,如何獎勵,相關政策需要調整。至於像這位後媽這樣,年齡較大的婦女,生育缺陷兒的風險加大,優生優育的服務保障尤為重要。因此,衛生和計生服務機構應給予她們孕前和孕期優生指導,把國家這一免費民生項默從主要針對農村婦女擴大到單獨二孩家庭,從而減少出生缺陷發生率。
  當前,多省市單獨二胎政策已落實或正在落實,但這隻屬於立法層面的落實,還沒有涉及具體的問題,只有技術層面的操作細則,才會遇到許多特殊情況所帶來的難題。在地方立法層面的工作完成後,計生業務部門應儘快做好技術層面的規則制訂,惟有如此,才能避免後媽與女兒當街大吵等類似現象發生,才能以政策的人性化、辦證的便捷化、服務的多樣化,來保證單獨家庭安全而從容地懷胎生育〃廣西 羅志華)
  (作者系當地計生乾博  (原標題:“與後媽搶生”不是笑話是警示)
創作者介紹

酒店設計

uc71uclsn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